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493|回复: 0

第63章 ·九黎刀法

[复制链接]

65

主题

65

帖子

26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7
发表于 2021-8-23 11:0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63章 ·九黎刀法
“在下真是白口莫辩,不怕说句得罪前辈之言,刚开始晚辈还以为白姑娘与前辈是有意刁难,直到听庄公子所说一番话,我才觉得事有蹊跷,我想可能是父亲或祖父的仇家故意陷害在下,但是父亲和祖父的仇家如此之多,到底是谁,在下着实是想不到。”司马誉道。
庒巧鹊道:“司马兄所言也不无可能,只可惜那日在晋国赵家发生的一切我与父亲并非亲眼所见。但白前辈在苗疆撞到司马兄可是亲历之事,可否将事情经过予我等晚辈详诉一遍,看看其中是否有何端倪?”
过了半晌,才听白祁道:“那日夜里,我在寨外的竹林中督促翠儿练刀,忽听寨中人声嘈杂,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我正想赶回去查看,此刻便见到他逃到竹林中,刚好被我撞上,我见他背上背着我族至宝青木剑,便即明白,正欲上前擒他,岂料他拔出手中宝剑,那剑身上刻的便是太岩二字。我只道他拔剑是有意与我一战,这太岩的名头倒也不小,我未敢小嘘,便将软蛇鞭取了出来,岂料他却突然施展轻功,转身便逃,他轻功也真是了得,我追了数里,始终未能追上,只好先回寨中查看情况,发现寨中多名勇士被他所伤,我便与翠儿带着扎托连夜出发,一路打探,才追到了此处。”
“前辈所言那人轻功了得,可是在下轻功上的造诣确是平平。”只听司马誉道。
“哦?那寨中的勇士伤到何处,可有折损?”庄巧鹊问道。
“折损倒是没有,寨中受伤的勇士大多都是伤在大腿或者手臂。”白祁道。
又听庒巧鹊道:“这就是了,那人使的绝非太岩绝煞剑法,这剑法白前辈也已看到过,招招攻人要害,乃是专为取人性命所创的剑招,又岂有只伤人手臂大腿之理。”
过了半晌,才听白祁冷冷的道:“哼,司马公子方才不是有言在先,太岩老儿临终在三嘱咐,要他不到生死关头,万不可使用此剑招伤人吗。”
只听司马誉轻叹一声,道:“白前辈始终还是认定是在下……”
未等他把话说完,忽听道白祁咳嗽两声,怒喝道:“茶中有毒……”
众人均是一声惊呼,随即听到叮当一阵脆响,像是有人将桌椅掀翻,忽又听白祁怒喝道:“好你个司马誉……”
正至此时,门外传来哈哈一阵狂笑,紧接着‘咚’的一声巨响,像是门被什么东西撞开一般,忽听到白翠焦急的喊了两声:“扎拖……扎拖……”紧跟着有人进入厅中,有人痛苦的呻吟。忽听司马誉喝道:“锺叔,你……”
未等他话音落下,一个男子的笑声传了过来,只听那男子笑道:“师妹,二十年不见,没想到你还是带着我送你的这幅人皮面具。”秋勉与木厄对望一眼,均是奇怪,这声音与先前的两人声音截然不同,两人心中暗道,难道是那个一直没出声之人。
“你……你不是锺叔,你到底是谁?”只听司马誉喝道。
又听白祁怒道:“是你……”
那男子又是哈哈一阵狂笑,道:“这二十年来,为兄可是对师妹朝思……”话未说完,突然听到白祁‘啊’的一声。那男子这才冷哼一声,又道:“你这毒虫如此霸道,为兄暂且帮你保管。”
只听白祁怒喝:“赫子通,你……”原来那男子便是黑无常赫子通。秋勉与弧厄均是一惊,听赫子通言下之意,这白祁尽是个女子。二人立时爬起身来,慢慢绕至院后,从隔壁厅的后窗之下侧头往里观看,只见白祁、司马誉、庒巧鹊、白翠儿四人坐在椅子上,好像均已中毒,那个赤身汉子扎拖躺在地上,仿佛受伤不轻,三个奴仆打扮的背影立在厅前,中间那个高个的仆人,手中拿着一个黑布袋,正是之前白祁别在腰间那个烟袋。
只听赫子通柔声道:“师妹,为兄与你从小便青梅竹马,对你千依百顺,你竟为了那姓庄的负心汉子,负气远走,你让为兄好生失望。”木厄与秋勉又是一惊,这赫子通正是刚才送茶的那位高个仆人,只是声音与先前截然不同。
又听赫子通呵呵笑道:“为兄本想帮你吧那个姓庄的负心汉子引来,为你一雪前耻,没想到却来了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言罢,侧头看了庒巧鹊一眼。
庒巧鹊听言茫然,‘啊’的一声惊呼,侧头望了白祁一眼,却是说不出话来。
只听白祁怒道:“呸!你害死师傅,霸占毒王谷,这笔账终有一天我会跟你清算。”
赫子通轻叹一声,道:“二十年不见,师妹的脾气一点没变,哎……看来今日只得委屈师妹了,蚩兄,动手。”
那姓蚩的汉子哈哈一笑,便即上前去爪白翠儿,白翠儿‘啊’的一声惊呼,身子却是提不起劲来,正在此刻,忽听‘啪’的一声脆响,一记软鞭尽抽在那姓蚩的汉子脸上,只见白祁左手扶着椅子,勉力站起身来,右手不知何时已拖着一条长长的软鞭。
那姓蚩的汉子被打了个猝不及防,心下大怒,也顾不得去抓白翠儿,上前便是一掌,击在白祁胸口之上,白祁被他这一掌击得站立不稳,闷哼一声,‘噔’的又坐回椅子上。只听赫子通笑道:“师妹的倔脾气越发厉害了,放心吧,为兄不会害你。”随即又施了个眼色予那姓蚩的汉子,那汉子会意,从腰间取出一根绳子来,便即上前准备去绑白祁。
木厄见状在地上捡了一块石头,运足劲力,猛的砸向姓蚩的汉子,厅中众人听得窗外动静均是一惊,那汉子见飞石袭来,也不闪躲,抬起手臂护在脸颊,大喝一声,石头砸在他手臂之上,尽然碎成数块,散落厅中,这姓蚩的汉子练得尽是内家的气门功夫。
只听赫子通喝道:“什么人?”
秋勉呵呵一笑,与木厄行至门口,也不答话,大跨步的走进厅内,站在白祁等四人身前,赫子通见状一惊,言道:“是你们,你们不是中了荷香腐骨散的毒,整会无恙?”
只听秋勉道:“这毒药乃是主上亲自所配,我等自然不会轻易服食。”
赫子通听言微一皱眉,双目微眯的仔细打量了他二人一眼,问道:“你们究竟是何人?”
秋勉笑道:“我二人究竟何人,你等无须知晓,主上计划有变,这四个人交由我二人处置,你三人现在可以离去了。”
赫子通眼珠咕噜一转,又扫了木厄一眼,笑道:“这位兄台竟也易了容换了面,没想到刚才我一时大意,居然没能看出来,你二人究竟是谁,勿要故弄玄虚。”
“要知道我二人是谁倒也不难,你等将这四人交予我们,速速回去,亲自向主上询问便知。”秋勉笑道。
只听赫子通呵呵冷笑两声,言道:“想从我赫子通手中夺食,那就得看二位有没有这本事了。”言罢,施了个眼色给姓蚩的汉子,那汉子会意,突然抬手,猛的一拳便朝秋勉击来,这一拳劲风十足,好在速度并不算快,木厄立时抢上前去将秋勉拉开。那汉子见一击未中,又是一拳击向木厄面门,木厄低头闪过,这姓蚩的汉子一连又发了数拳,拳速均不算快,但劲力确是威猛无比,只听得周围空气呼呼作响,木厄不敢怠慢,被逼的连连后退,直退至白翠儿身旁,木厄见白翠儿椅子旁靠着一个黑布袋子,呵呵一笑,言道:“白姑娘,在下借刀一用。”言罢,伸手将那袋子提过手中,心下暗自大吃一惊,没想到这刀尽比看上去还要沉重,至少有八九十斤,难怪方才在西市之上,见白翠的内劲竟然不输于司马誉,此刻方才明白,尽是这刀的缘故,想她小小年纪竟要使这与她自身体重相差不多的武器对敌,确是难为她了。
木厄左手拉开袋口,右手紧握刀柄,猛的一回身,使出一招旭日彤阳,直斩向那姓蚩的汉子腰间,那姓蚩的汉子见势一惊,连连退开,岂料这一招旭日彤阳刚使得一半,突然刀锋竖起,立时变为一招长虹贯日,刀身在空中划出一道黑弧,直撞蚩姓汉子头顶而去。
这一招自然是木厄先前在西市看白翠儿使的招式,此刻依样画葫芦的使将出来,变招处虽然显得有些生硬,但招式本事却是极为精纯。白翠与白祁均是一惊,相互对望了一眼,只听白翠儿低声道:“娘,这是……九黎刀法?”
白祁也是不解,单看招式,确是九黎刀法中的基础招式,而且使得也是极为精纯,不像是刚学之人所使,只是这使刀之人对刀法的理解,又好像一窍不通,变招太过刻意,使得极为生硬,只不过形似神不似。
那蚩姓汉子也非庸手,虽然木厄刀招精纯,却也没能伤到他,蚩姓汉子侧身避过这一刀,随后顺势发出一掌,直击木厄胸口,木厄见势,无暇多想,足下一点,回身后跃,同时一招惊鸿破日,刀锋从下至上拉出一条长弧,速度快得惊人,那汉子一掌劈出,却也来不及卸力,见势一惊,猛的向左侧闪开,只听的‘哧’的一声布匹撕裂声,那汉子右边长袖已被木厄划开一条口子。
好在这汉子掌力虽强,但速度却不算快,木厄手中有刀,倒也能与他周旋一番,他二人在厅中你来我往,一连拆了数十招,秋勉见木厄一时并无大碍,这才稍稍放心,悄悄绕至白祁等人身后,言道:“白前辈,司马公子,你们可无恙否。”
只听司马誉道:“我等均已中毒,此刻内劲提不起来,甚是虚弱。”
又听秋勉道:“这毒药名为荷香腐骨散,中毒之人呈骨疏无力之状,你们中毒剂量虽然不多,但是三日之内若无解药,仍然有性命危险,白前辈可有办法制住这赫子通,他身上定有解药。”
白祁皱眉沉思片刻,言道:“公子若是能想办法将我那烟袋打开,我自能将他制住。”
秋勉沉思片刻,道:“恐怕这个也只能靠我兄长了。”
此刻木厄正与蚩姓汉子斗得水深火热,那蚩姓汉子突然联发两拳一掌,直攻木厄面门,木厄正使一招旭日彤阳攻他下盘,见他这三招劲道刚猛无比,也不敢怠慢,双手一番,立时变化一招惊鸿破日,只听得手上腕骨格格作响,木厄只觉手臂一阵剧痛。方才一招旭日彤阳力道还没卸下,立时又反其道变换一招惊鸿破日,如此一来,便如同自己与自己先斗了一招。再加上手上这柄铁刀又无比沉重,这一招虽然是使了出来,将敌人招式化解开,但是极为勉强,差点将自己手臂震断,木厄心下骇然不已,连连退后两步。只听得白祁道:“意变招不变,招变形不变,九黎刀法,在意不在形,形随意走,意由心生。刀招九变,形意相连,方可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木厄听言,仿佛若有所悟,随即想起在西市看白翠儿使刀的情景,刀招九变,白翠儿的刀法每一招至少都有三种变化,速度、力量均不相同,这果真是刀法的基础招式,想至此,木厄运足内劲,突然使出一招长虹贯日,速度却逊色先前数筹。那蚩姓汉子哪里理会他什么刀招刀法,一个大跨步上来,猛的一拳便朝木厄腹部击去,木厄刀招未至,只觉腹部一阵剧痛,结结实实的挨了他一拳。这一拳着实不轻,木厄连退数步,只觉全身气血翻涌,屈膝在地,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秋勉见状大骇,忙上前来相扶,急问道:“兄长,可无碍?”
木厄这才站起身来,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勉强一笑,轻轻摇头,示意并无大碍。
只听秋勉低声道:“兄长只需想办法将赫子通腰间的烟袋打开便可,无需跟他二人酣斗。”
木厄瞟了赫子通一眼,轻点了下头,随即上前喝道:“九头獒蚩恶,你这拳法可是跟你家娘子学的吗?跟个女人一般,忑也无力。”言罢,又提起手中长刀,再使一招长虹贯日,猛的又朝蚩姓汉子头顶劈去。
这汉子便是九头獒蚩恶,那日在镐京城南外,木厄曾听赵翎儿逼问祭公易时提起过他,此刻方才回忆起来。
忽听得赫子通道:“蚩兄无须再跟他废话,速度结果了这厮。”
蚩恶一声冷笑,随即侧身避开迎头这一刀,猛的挥臂又朝木厄左肩击去,木厄见势一个转身,横卧刀柄,刀招变换,立时化为一招旭日彤阳,朝蚩恶腰间斩去。岂料这一变招又犯了先前的禁忌,只觉手臂一阵剧痛,登时使不出力来,却连原先使得无比精纯的基本招式也无法控制,刀锋‘咚’的一声砸在地板之上,木厄立身不稳连连后退几步,显得有些狼狈。好在这一退之下蚩恶这一拳也击了个空。
白祁见状,轻叹一声,连连摇头,暗骂这小子一身蛮力,悟性却是如此不济。随即喝道:“莫要去记刀招,只需将刀法使得流畅便可,关键不在出招之上,而是在收招之间。”
木厄此刻脑中一片混乱,哪里还能领悟得到什么关键所在,忽见蚩恶挥拳又朝自己面门击来,随即侧头闪身,展开脚下功夫,猛的绕至蚩恶左侧,岂料蚩恶左手又是一掌横劈而至,木厄一惊,低头又退两步,好在蚩恶掌力浑厚,速度却不是很快,这一掌也劈了个空。虽说如此,木厄此刻却已是在厅中左闪右避,全无招架之力。蚩恶见他只是闪避,心中大怒,骂道:“你这撕是什么东西,如此不济也敢来管大爷的闲事?”言罢,跳起身来,猛的一掌朝木厄天灵盖劈去。
木厄侧身一个后跃,避开他这一掌,随即哈哈大笑,道:“你这女人拳法也能打中人不成?依我看你还是回去再跟你家娘子多学两年才是……”
没等木厄把话说完,蚩恶一声冷笑,嘴角微微一翘,猛的展开轻功,朝木厄闪身过来,伸出左掌便朝木厄胸口拍去,右手顺势在他脸上一抓,木厄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觉胸口处一阵剧痛,身子已然飞出,‘噔’的一声,猛地撞在身后木柱之上。
“是他……”“是你……”此刻厅中两个声音一齐惊呼,一个是白祁。蚩恶刚才施展轻功偷袭木厄之时,白祁终于认得那日在苗疆盗走青木剑之人使的便是这等身法。另一个声音则来至赫子通,蚩恶右手这一抓,将木厄脸上装束一把扯下,赫子通也认出,木厄便是数日前在镐京城南斩杀祭公易的御庭侍郎纪弧厄。
只听赫子通嘿嘿冷笑两声,言道:“我道是何人如此胆大,原来是御庭侍郎纪弧厄纪大侠,近日来你的名头可是不小啊,嘿嘿,方才我对你二人还有些忌惮,可现下,你这颗人头可值五千两黄金,赫某就收下了。”言罢,面露狞色,从袖中取出一柄匕首来。
庒巧鹊与司马誉听言均是一惊,目光齐向木厄望去。近日来市集上处处贴着缉拿纪弧厄与伯勉的皇榜,没想到这位与民除害的大英雄竟是刚才那位疤脸汉子,众人均是心起敬意。只听木厄道:“你老子如今姓木名厄,人头就在此处,有本事便来拿。”言罢又挺刀而出,使一招旭日彤阳,刀锋横扫,向赫子通腰间烟袋斩去。
忽听白祁道:“小心他匕首上有剧毒,切莫被匕首伤到。”
只听赫子通嘿嘿一笑,跃起身来便往木厄胸口刺去,木厄忍住手臂剧痛,大喝一声,反手提过刀柄,刀锋竖起,立时变换一招惊鸿破日,一道黑弧直向赫子通撞去。此刻蚩恶也绕至木厄背后,猛的一掌朝他肩膀拍去。只听‘噹’的一声,木厄长刀与赫子通匕首撞在一起,火星四溅,接着‘啪’的一声,蚩恶一掌不偏不倚的击在木厄左肩之上,木厄只觉浑身气血翻腾,口中甜甜的,又吐出一口鲜血。当即也无暇多想,又是一招旭日彤阳,刀锋绕自身划出一条圆弧,将他二人逼退两步,木厄看准赫子通的位置,也不等这招旭日彤阳劲道卸下,一咬牙,立时又变做一招长虹贯日来,只听得手臂骨骼咔咔声响,刀峰竟硬被他拉成一条黑弧,直撞向赫子通头顶。
白祁见状又气又急,心下懊恼木厄悟性太差,紧凭蛮力在与他二人相斗,如此下去,恐怕要不了几个回合,未伤到敌人,他自己那条手臂便先折了。今日能否脱险,希望可全系于木厄一人身上,没想到这厮尽如此鲁莽,正不知该如何将这九黎刀法傲决传授予他,忽听白翠儿叫道:“木大哥,切莫去记招式,关键在腕力之上。”
木厄听言突然恍然,暗道,对呀,我怎得如此笨,这刀法快慢乃是由腕力决定,方才白前辈所言,关键乃是在收招之中,要使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我何不将招式忘却,这出招是一式,收招又是一式,只需将腕力控制好,当可随意发挥,招式百变,难怪使这九黎刀法要用如此沉重的长刀,原来将招式使出来再忘却以后便是靠的腕力与长刀本身的惯性将其无间衔接。想通了此节,木厄随手使一招惊鸿破日,刀锋从下至上划出一条黑弧,此刻赫子通正举匕首朝他小腹刺,木厄见势手腕翻转,足下一点,顺着刀势向左一带,刀锋猛的拉出半条圆弧,只听‘噹’的一声,长刀直撞向赫子通手中匕首。这无意间使出的一招,明明便是旭日彤阳的招式,木厄大喜,随即又将手腕翻转,刀峰竖起,直劈向蚩恶头顶,只见一条黑弧‘呼’一声闪电般向蚩恶迎面斩来,赫然便是一招长虹贯日。蚩恶大吃一惊,连忙收掌,展开脚下轻功,连退数步,虽说勉强闪过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刀,却也惊出一身冷汗来。
木厄所练的九黎刀基本招式本就精纯无比,此刻将这刀法精奥要决想明白后,使将出来的威力,自然不在白翠儿之下,这两招使得是风生水起,有如行云流水一般,招式攻防兼备,得心应手,和先前截然不同,怎得不叫众人大吃一惊,只听庒巧鹊一声喝彩:“好,木大哥这一刀真让小弟大开眼界了。”就连白祁也是一惊,暗道:“这小子悟性虽差,却是块练武的料子,如此竟能将这九黎刀法使出这等威力,他日定当前途无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Woo Live

GMT+8, 2021-10-24 07:39 , Processed in 1.14332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ABECA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